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才情小说网!

首页 > 小说章节库(有内容) > 《强行染指:贺总情有不甘》在线阅读 > 正文 第五章 贺总不要的女人

第五章 贺总不要的女人

盛唐猫妃 292461 2019-02-23 21:10:37
“贺总说了,让我们随便玩,哼,我劝你赶紧过来讨好我!否则,我可不知道怜香惜玉这几个字怎么写?” 既然贺以盛不要这女人了,那么今天他怎么都得睡到她! 白京的话让吴相宜的喉咙里瞬间翻...

“贺总说了,让我们随便玩,哼,我劝你赶紧过来讨好我!否则,我可不知道怜香惜玉这几个字怎么写?”

既然贺以盛不要这女人了,那么今天他怎么都得睡到她!

白京的话让吴相宜的喉咙里瞬间翻起了血液。

贺以盛当真那么绝情?

“贺总的意思?”

她几乎是哽咽着说出这句话的,她想要说服自己不把贺以盛想得那样的不堪,毕竟,那是她用力爱过的男人,也是前两天还与自己有过肌肤之亲的男人,即使有着深仇大恨,也还依然报了一丝残存的希望。

而现在,那点残存的希望也被粉碎瓦解,把她的心再次伤得支离破碎!

“他不要你了,现在只有我敢要你!”白京理直气壮,微微有些兴奋地看着吴相宜说道。

对于这种人,吴相宜连多说一句话的欲望都没有,冷冷地看了一眼,脚步不受控制地转身离开办公室。

“你个婊子,给老子站住!”

见吴相宜要离开,白京破口大骂,“水性杨花的小蹄子,还在我这里装清高,老子今天就要看看你在我身下哭着求饶的画面。”

“你也不必再装什么贞洁烈女了,反正金立你也回不去了,不如好好跟着我,倒也吃香的喝辣的!”

吴相宜呆愣着,脑海里想象着贺以盛绝情的画面,征然地站在原地,白京倒是以为吴相宜听了进去他的话,要给他做女人了。

于是猥琐的凑上前去,看着近在咫尺的冰山美人,心底满是些邪恶的想法,一颗心砰砰砰地跳。

吴相宜还沉浸在自己的怅然和绝望中,突然感觉到一只肥手抚上了她的腰肢。

她惊吓地迅速移开身子,现下公司的人少,如果白京要做些什么,她一个人还真不是他的对手,于是,她当即就想要开门跑出去。

白京显然是察觉了她的用意,这种到手的肥肉,谁也不想丢掉,于是,趁吴相宜跑得有些慌张,他一把拉了她的手腕,顺势摔着压倒在沙发上。

那张她前两天还被贺以盛在上面狠狠占有的沙发。

白京俯视着她,“我的美人,不应酬就不应酬,今晚好好陪我就行了”,反正应酬的目的还不是想要把她拐上床,说着,就凑上了他肥腻的嘴唇,慢慢地靠近吴相宜的脸。

那天贺以盛把她压在这里两个小时都没出来,期间还发出了淫靡的声音时,他就已经按捺不住了,现在终于要到手了。

他的体重压得吴相宜喘不过气来,大掌上下其手,胡乱倒腾,吴相宜一阵阵反胃,觉得恶心至极,“放开我!”声音微微有些沙哑,双手双脚都在拼命的抗拒。

白京钳制住了吴相宜的双手,埋头在她粉嫩的脖颈上胡乱地啃咬着。

这可真是一个尤物啊,贺以盛不要,正好便宜他了,这么柔软的肌肤,很香,很舒服·····

吴相宜伸出手,四处乱抓,可是周围都没有可以让她利用的物件,沙发离别的地方很远。

“嘶!”衣服被扯碎的声音让吴相宜惊吓到了,一颗心陡然沉到了谷底,心慌不已。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,死命地推开白京,一脚踢向他的下半身。

白京吃痛,愤怒的脸庞看着起身要逃走的吴相宜,反手就抓住她的长发,毫不客气地拖拽,吴相宜痛得脸部都扭曲了。

把吴相宜扯到面前,盛怒至极的白京几乎用尽了所剩的力气“啪”一巴掌打过去,顿时吴相宜就感觉头晕目眩,耳朵嗡嗡直响,站立不稳,缓缓地向地上坠落。

她像残破的玩偶一般被白京从地上扯起来,扔在沙发上,接着,便是衣服‘斯拉’的声音,白京气急败坏地啃咬着她娇嫩的肌肤,她也无力反抗,只是眼角的泪痕清晰可见。

“嘭”的一声,办公室的门从外面打开。

贺以盛到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吴相宜毫无生气,衣衫不整地躺在白京身下被狠狠践踏的模样。

“你给我放开她!”

贺以盛气得额头跳起了青筋,他这两天颓然了好久,一直在纠结吴相宜说的话。

后来控制不住双腿到监狱里去了解了情况,这才相信事实根本就不是吴相宜说得那样。

于是,他怀着窃喜和愤怒两种互相矛盾的心理来到白氏,想要质问吴相宜,可是,没想要,一来竟然就看到了这种情形!

吴相宜的脸上挂着明显的五指印,四目相对的那一刻,他的心口好像被划开了无数个口子。

她的头发还被白京抓在手里,已经被白京折磨得没有力气了,样子奄奄一息。

“嘭”一个旋踢,贺以盛狠狠地把白京踢倒在地,紧接着是用尽全身力气对着白京狠狠地踢了几脚,甚至是下半身。

直到白京躺在地上抽搐,贺以盛才扶起虚弱不堪的吴相宜,心疼得不得了,俊美的额头皱得紧紧地“相宜,相宜”。

吴相宜的眼眸有些朦胧,嘴角勾起一抹嘲讽,都到了这种时候,还在幻想着贺以盛来救她吗?吴相宜啊吴相宜,你怎么还是如此的天真!到现在还做着这样的梦。

贺以盛皱着眉头看着吴相宜的表情,有些不解。她嘴角那抹嘲讽是什么意思?

吴相宜神志不清缓缓地抬起手触碰贺以盛那虚幻的面庞,即使知道是做梦也想摸摸看。

是温热的,这个梦还真是真实呢。感受完梦的触感,吴相宜的手猛然垂下,晕了过去。

“医生医生,快来看看吴相宜!”

贺以盛边叫着她的名字边把她送进了医院,声音里不乏透露出些许心疼,火急火燎的样子把医生都吓了一跳。

“贺总您别着急,这个女生是因为惊吓过度,再加上月经期间,身子有些虚弱,所以才晕过去的,其他没什么大碍。”

直到听到医生在全身都检查完以后的话,贺以盛的心才算是完全松懈,把她调到一个较好的病房之后就出去了。

透过玻璃窗口看到吴相宜虚弱的面孔时,他心里的愧疚感逐渐蔓延上来。

怎么之前就信了这个傻女人的话呢?

她拼死抵抗白京的那一幕,贺以盛才如梦初醒,这个他几乎看着长大的吴相宜又怎么会是那种不检点的女人!

哀叹一声之后,贺以盛转身,又恢复成那个冷面阎罗的样子“我不想再看到白京。”

助理点点头,嘴巴张了又开,好似有什么说不出口。

“有什么话就说。”

“贺总,白京他说他有话对你说。”助理想了想,也不是什么大事,便恭敬地回答。

贺以盛皱了皱眉,这个白京竟然还有脸敢跟他说什么?倒是想要看看白京想要耍什么花样!

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

评论

上一章 | 章节 | 下一章

章节X

第一章 欲擒故纵 第二章 拙劣的演技 第三章 发狠的疼爱 第四章 报复的快感 第五章 贺总不要的女人 第六章 恶人先告状 第七章 录音 第八章 事有蹊跷 第九章 人不见了 第十章 虚弱晕厥的原因

设置X

保存 取消

手机阅读X

手机扫码阅读